公司行业房地产新三板市场股市期市债市研报宏观海外基金港股信息披露行情交流金牛奖新媒体
首页 > 公司 > 收藏

脱离的存在 自由的飞翔——傅瑶艺术展在京开幕

作者:来源:收藏投资导刊2018-03-13 14:24
     2018年3月10日下午,傅瑶全新个展“脱离的存在”于新保利大厦十层的保利艺术博物馆隆重开幕。展览展出了艺术家近年来的最新创作,包括铜版画和油画在内的40余幅绘画作品及数件雕塑作品,集中呈现了艺术家傅瑶近期的创作状态,也成为其近几年艺术成果的一次阶段性总结。这是艺术家继“微醺人生”后的全新个展,也是艺术家个人的首个美术馆个展。

从左至右,资深经纪人林松、田愷、李剑光、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艺术家傅瑶、艺术家徐累、资深藏家颜明、策展人常天鹄

艺术家王兴伟、策展人柳淳风、傅瑶、常天鹄

嘉宾合影从左至右:常天鹄、著名演员宋丹丹、著名画家刘小东、资深藏家赵颖、著名演员陈小艺、艺术家傅瑶

我们都是旅居之人,这个看得见的世界,只是生命的一个驿站。亚伯拉罕,犹太人的始祖,信心之父,他的信心竟然不是中国式的衣锦还乡,而是半夜起行,逃离故乡,说走就走。这时的亚伯拉罕,牛羊成群,富甲一方,在故乡可谓衣食无忧,被众人尊重,为什么他竟然愿意逃离故乡,舍弃财产和荣耀,为什么他要选择一种在路上的生活方式,选择一种生命在路上不断展开的过程呢?

艺术家傅瑶与嘉宾赵旭

资深藏家邢继柱与艺术家傅瑶

无论生命以哪种形式存在,或树木花草、或牛羊走兽、甚至自命高级生物的人类,都是寄居世间的临时存在。而作为假象的临时存在往往背负了过于沉重的诉求,树要成为迎客松,鱼要成为鲸鱼,人要出人头地??在被赋予某种优势定义的过程中逐渐脱离了每一个具体生命的精彩,而这个具体的似乎并不与生命假象重合的精彩,通常不被强烈地感知,只有绕过普世的庸俗评价体系,才能依稀看到那束本我的微弱的光。穿过这道几乎看不清的光亮,我惊奇地发现竟有一个坚毅的女子日复一日地默守着、编织着她的另一份存在,虽是一瞬,注定璀璨。

艺术家傅瑶与嘉宾刘小东

嘉宾徐累与艺术家傅瑶

艺术家傅瑶与嘉宾互动

我们都有这样的感受,就是无论怎样努力,始终逃不出既定的日常逻辑,象一张网罩在我们忙碌奔突的每一段时间和每一寸空间。拖着沉重的肉身,疲惫于各种目标中。就连旅行休息也变成了按计划执行的奔波。《马太福音》里我看见过一个格外醒目的句子:“没有一个先知在自己的家乡被悦纳”。这是耶稣说的箴言,意思大概是,即使你是先知,即使你的聪明和智慧超过了所有人,但故乡的风土人情和思维定势一定会淹没你。生而为人,你只有上路,生活在别处,在一条未知的道路中慢慢发现自己。傅瑶的艺术,更准确地讲,是傅瑶的思考,以象征叙事的语境,把自己引向光明,引向那条漫长而坚定的自我救赎之路。

艺术家傅瑶与一壹传媒集团董事长著名影视投资人王一洋

著名演员傅亨和艺术家傅瑶

嘉宾合影左起: 宋丹丹、傅瑶、陈小艺、赵颖

还是在她很小时候,就被动地脱离了父母的生活。所有儿童本应有的快乐在她这里都是虚构的存在,象是一条小鱼,脱离了鱼群。虽然险象环生,可一旦生存下来,会拥有整个大海。世俗的悲欢离合过早地在她幼小的心灵中幻化成一个符号。在她的作品中,经常会有一只离开水体的海豚,或驮于马背,或肩负于路人,表情安祥,完全没有思恋大海的迫切。这只海豚以其独特的方式象征地生活在她的画面里。傅瑶无意于神化表达,更不是历史上的象征主义或超现实主义传承,她只是在安放那份习以为常的生活悖论,寻找真实之外的真实,可以永远寄托本我的真实,无关他者,无关已有的虚象,尽管这些虚象每天都在发生,所以她拚命摆脱的这个过程,真正构成了她的生命叙事。这个叙事不是文学叙事,也不是图像叙事,而是她蛰伏已久的复活之痛。

Caroline、Cédric、Estelle、Thierry、傅瑶、Thierry、Aloyse 、程昕东、常天鹄

程昕东、Thierry、傅瑶

自中世纪以来的绘画,多以教育和记事为主体,无论是源自西方的光影表达,还是源自东方的线性表达,均以描述现存世界的逻辑为核心,在二十世纪以前,很少有人去关照图像背后自我的价值。而随着一轮轮的现代主义运动,又把个性推到至高无上的法则。当个性做为艺术的主体存在时,同样也变成了虚象,隐藏在虚象背后的往往是怎样在艺术史或艺术市场的空隙里占位,真正掩盖了脱离于艺术表达之下的另一个自我的存在。纵观傅瑶近五年来的艺术,与其说是创作,不如说是自我修为。她很少与外界接触,艺术界里发生的任何事,她都置之度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徜徉在她认为脱离了生命假象的另一个世界:宁愿立马驻足于茂林修竹间,手持臆造的兰花腾云驾雾在天地宇宙,裹挟看似平凡的信物紧身相随,长袍马褂遥远于当下的迷幻,痴情男子闻香惜玉的憨态,悠然飘过的天鹅一往情深,温暖的暮色留下串串足迹渐渐消失在凝动的雪花里,星空下云游的众生怀揣各自的小心事蹑蹑飞翔,漫无边际没有终点的不以旅行为目的的旅行。在这里,所有的生物都是他自己,没有贵贱,没有标签,没有伪装,每种生命都活出了自己的精彩。

展览现场

傅瑶几乎每天翻阅两本书,《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和《圣经》,经常能大段大段地背诵其中段落。这两本书的共性是都具有某种教科书似的魔性,均是对现世人生的谓叹,人情冷暖的根源,以及自我拯救的心路历程。书中念:“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人生本是孤寂,热闹都是强装。叶子绿了又黄,随着东风飘落在地,人生也不过如此,童年青年成年老年,孰能抵挡岁月的侵蚀?留下的不过是满头白发。又云:“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的眼泪还他,也偿还的过他了。”人与人,从来是债。今世算我欠他的,我留下的眼泪,都算还给他的债吧。此世降于人间无处可逃,终难忘,世外仙姝寂寞林。相对于形而上的精神出离,傅瑶细腻而敏感的知觉,自然地在形而下的艺术表达上留下清晰的笔痕,每当零距离观察她的作品,总是被一种旋转的小笔触吸引,任凭画面多么宏大,都是以近似晕眩的小转笔渐渐铺就。自信而有分寸,再放大,又自成小宇宙,完全是抽象的。不过相比于她宏观上对于绘画的态度,具象抽象的讨论又显得多么微不足道。她也时常感叹:“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进不了的前程,都是回不去的故乡。我始终不认为傅瑶是超现实主义者,因为她热爱生活,不被现实所困,又能游走于现实和梦的边缘,她于现实之外神奇般地找到了脱离自我的另一个真实的存在。

在中国古代的士族审美里,有一种境界叫“荒寒”,正是那些辛辛学子们在寒冬赶考的路上,翻山越岭,体悟澄明之境常在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却有一种格外亲近的切身感受之美,正所谓对现世的反观,镜里乾坤,从自然照见自我的归宿,是一种不乐之乐,亦是最高级的愉悦。作为东方人,我辈无意活出西绪福斯的神话般的沉重,也无意活出佛生转世极乐的传说。我们只修今生,放下躯壳的自我,象傅瑶一样,追寻脱离的存在,让本我自由地飞。


中证公告快递
及时披露上市公司公告,提供公告报纸版面信息,权威的“中证十条”新闻,对重大上市公司公告进行解读。


中国证券报官方微信


中国证券报法人微博

中证网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与作品作者联合声明,任何组织未经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